茶文化

梅子盈盈笑着,讲她与小勐峨的邂逅

作者:泰来vip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6-16 16:59     浏览次数 :

[返回]
梅子用她的老壶给我们泡茶,温婉的动作如行云流水,一行一动,都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深韵,仿佛自己面对的,是经历了岁月的重重洗礼,浴火重生的人。她清透、洒脱,又带着弦音微响的灵动。我想象不出,这么柔和的小女子,这许多年,是如何在茶海里跌打滚爬,最后蜕变的。  
梅子一边温杯,一边说:“这茶,需等三泡后再喝。三泡后,小勐峨的性子才会柔和一些了。”  
以往,我喝的都是熟普,梅子建议我改喝生普,喝过之后,就会知道它的好了。  
梅子把茶缓缓注入公道杯,茶汤是暖暖的金色,这清澈的色彩,已先让我心生极喜。她把泡好的小勐峨分杯,笑着示意我闻一下茶香。我轻轻捧杯,一股绵柔的香,如同从浪涛里冲出来一般,不绝如缕地飘向我,然后又游走于七经八脉,香气中足,源源不断袭来。  
此刻,我恍若置身于树影斑驳的林间,被柔和的光晕围拢着,时光暖暖覆盖,耳边是自然的呢喃细语。我忘记了自身所在,直到梅子提醒我喝一口试试。我才如梦方醒,小心轻细地啜饮一口,一股子浓厚的蜜香,花香,顺着喉,如清溪浸润,直达腹底。  
天下竟有这般好喝的茶!我感慨。  
梅子盈盈笑着,讲她与小勐峨的邂逅。  
南方,日头不那么逼人的午后,在某处寨子的茶室里,一位面容清瘦的女子,静静坐在那里喝茶。她轻握玉瓷小杯,浅浅啜饮,随即唇角微扬,眼底流露一丝笑意,人仿佛进入禅意般。  
时光渐渐溜走,主客都静默着,唯有一杯杯的茶,不停地换来换去,待十种茶喝完,已是半夜。女子浅笑,指着架上的茶,慢声细语:“给我这款茶。我再尝一下。”  
主人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易觉察惊异。待冲泡第四道时,主人把泡好的茶递过来,轻嗅茶香,女子眉眼里都绽着笑,她轻语道:“就是它了。今后我就要这一款茶。”  
茶主人满眼里燃着惊叹,对女子说,这款茶是树王产的茶,树龄有八百多年了。因为女子识得它的真品味,主人一高兴,给了女子最优惠的合约价。  
那个在云南寨子里品茶的女子,就是坐在我对面的梅子。那茶,就是杯子里的小勐峨生普了。令我想不到的是,要选到一款与自己和缘的茶,竟要经受那么多茶的考验,仿佛过重重关卡一般。梅子说,自己喝了十几个小时的茶,脸都灰了,直到几个月后,肤色才渐渐好转。  
我不解为何为了一款茶,这样执着。  
梅子笑,没办法,因为爱茶,所以就挑剔,一定要选对的。而且,只有那些醇厚的茶,才配得上自己祖上的老字号。  
元亨堂,是梅子祖上的堂号。想当年,家族里显赫威望,堂号传承了几百年。后来,由于诸多因素,家里渐渐没落下去。如今,她要让元亨堂在自己这里再次光大起来。不仅仅是这样的内心使命感,还有她对茶的一份喜欢。  
为了得到纯正的茶,梅子总是亲自去茶山采摘,选择茶树。她说在采茶制茶时,自己完全与茶相融,物我两忘,等到工作完成,仿佛得到蜕变一样。一道茶就让她感有重生之感,对此,我很不解。  
看着茫然的我,梅子笑了。每次说到自己的故事,她总是浅浅笑着,仿佛在说别人的往事一般。梅子告诉我,开始做茶时,一窍不通,只是凭着一股子热情。这样的自己,经常被掉进坑里,跌得血本无归。  
可她总是在跌得“头破血流”后,爬起来继续做下去。这就是梅子,她想做的事,没有什么困难可以阻挡住的。  
梅子年轻时,总想着兼职去改变现状,赚了人生第一桶金后,她喜滋滋地决定买自己喜欢的东西。缘分使然,在文玩市场,她淘到了几把古色古香的紫砂壶。那种和壶一见如故的感觉,让她明白,自己今后要怎么做。从此,她走上了和壶,和茶相爱相融的日子。  
随着资本的积累,她的生意越做越大,她不再满足于电话订货,开始跑去远远的云南,去查看茶山,去品鉴自己喜欢的那一款茶。  
每年春天,都是她飞来飞去的日子,像辛勤的燕子。她跑去坝糯,刮风寨,还去了冰岛,南迫老寨。她和拥有207棵古树茶的冰岛小王子成为姐弟,和茶农老赵的友谊就如古树茶一般,深厚纯情。  
贪心的小女子,想尝遍天下名茶,利用周末,飞跃两千公里,就是为了赶上川茶开采第一天的盛宴。  
有一次采茶时,面对那颗几百年高龄的老树,她竟然爬到上面,还上到最高处。看着晃悠的枝干,陪她去的人脸都吓黄,可她谈笑风生,没有半点胆怯之色。  
我说梅子是双重的女子,既有南方女子的温婉,又有北方女子的豪气。能泡得绵润的茶,也能挑起事业的胆子。  
她淡淡说,弟弟生病了,很严重,她拼尽全力,为他赢得生命的春天。面对亲戚的困难,她二话不说就把事接过来,为她们排忧解难,换来家庭的和谐温暖。家人习惯了对她依赖,所以她必须要冲锋陷阵,勇往无前。说这些,她是笑着的,眼里是暖暖的神采。  
这时候,我似乎明白梅子为什么喜欢茶,为什么总是喜欢攀援在那些老树的枝杈间,采摘一片片鲜亮的叶子,那是生命的本色呀。沐浴其间,人是空灵宁静的。  
我再细细看她,面容姣好,看不出岁月的雕痕,没有生活的沧桑,只有暖润细腻的光泽。这样淡定从容的神情,找不到一点被岁月挤压的痕迹。我感慨梅子是生活中的武林高手,对于生活里的妖魔怪兽,她有见招拆招的本领。  
梅子拿了被茶水润过的公道杯,让我闻杯底,小勐峨的功力当真绵厚柔长,空杯都存了浓郁的高香。闻香凝神,此时,内心早无尘埃,心头游动着幸福的暖流。梅子说,喝茶的女人,岁月是打不败的。茶的醇厚绵柔,教会自己以柔克刚。  
茶,能淘洗内心,让人通透内敛。古树茶的高远香气,沉厚而内敛,经过杀青揉捻等多道工序,依然在遇水的刹那,灵魂被唤醒,焕发出它喷涌的能量,带给人味觉的享受。梅子正如这茶,坚韧,内敛,对生活的多重淬炼,坦然接纳。  
茶以它的厚重绵香,让人在它韵染的时光里,涅槃重生。而爱茶的女子,是美丽温婉又坚韧的。